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知道合伙人生活技巧行家采纳数:21240获赞数:7422322008-2015从事酒店管理7年。现任桃园酒店餐饮总监向TA提问展开全部大长今故事简介:

  1482年[成宗13年],内禁卫军官徐天寿奉命赐毒药予废后尹氏[燕山君生母]。回家途中,不幸跌落山谷,幸得道士相救。道士预言天寿一生可悲,命运由三个女人支配,最终会被第三个女人所杀。此后十四年,燕山君继位,天寿辞去内禁卫军官之职,希望避开厄运;未料在溪边遇到一位垂死姑娘[朴明伊],天寿知道这位姑娘就是当天道士提及的第二个女人。

  宿命安排,两人结为连理,生下一女,名为长今。从此天寿带着妻女归隐为贱民。可惜命途多舛,1504年发生甲子士祸,燕山君下令搜捕当年参与杀母的所有人,天寿一家三口最终被迫分离。

  小长今失去父母,无处可去,幸得宫廷熟手姜德久夫妇收留。长今按照母亲遗言,顺利入宫当御膳房小宫女。合阳扎实推进产业脱贫技术服务工作金算盘

  长今与常人不同,她个性好奇,读书用心,爱帮助别人,亦经常犯错;她的常识较一般人丰富,对味觉更独特敏锐。御膳房各人对长今另眼相看,特别是韩尚宫,对她更为爱惜。

  在争取御膳房最高尚宫竞赛的那天,韩尚宫被崔判述及崔尚宫设下的奸计,延误回宫的时间,长今只好代替韩尚宫跟崔尚宫比赛。中宗被长今做菜的真诚感动不已。韩尚宫终于当上御膳房的最高尚宫。

  长今得知韩尚宫是母亲当内人时的好友,百感交集,两人相认后,难掩兴奋与悲伤的双重情绪,相拥而泣,关系更密切。

  多病的中宗洗过温泉浴后,无故昏迷,崔判述和崔尚宫灵机一触,诬告是因吃下韩尚宫泡制的硫磺鸭子所致,结果韩尚宫和长今被判定为逆党,被流放到济州岛为官婢,韩尚宫更不幸在途中逝世。

  在济州岛做官婢的长今,认识了一位名为张德的首医女,并且跟随她学医。之后长今参加朝廷医女训练,以医女身分进入内医院,再次入宫。

  可惜崔尚宫并未放弃陷害长今的机会,她千方百计要把她赶出宫,可惜事与愿违。

  长今终于查清昔日中宗昏迷的真正原因,她大着胆子向中宗请求,为已去世的韩尚宫翻案,亦替被行私刑的母亲洗脱冤情。

  长今在宫中用心钻研医术,刻苦寻找治疗各种疾病的处方;期间,她治好久医不愈的王后娘娘、亦成功劝勉不肯就医的王太后,庆原大君染上痘疮,性命危在旦夕,长今细心找出治疗的方法。内医院的医官及医女,渐渐抛开成见,接受长今的医术地位。

  最后长今凭个人的努力、精湛的医术、无限的爱心,无私的关怀,成为朝鲜第一个女御医,更被中宗命名为「大长今」,封为正三品堂上官。

  展开全部剧情讲述了一代奇女子徐长今是如何通过自己的努力成为朝鲜王朝历史上首位女性御医,被中宗赐“大长今”称号的故事。

  1482年(朝鲜成宗13年),朝鲜王朝内禁卫军官徐天寿奉命赐毒药予废妃尹氏(燕山君生母)。徐天寿回家途中,不幸跌落山谷,幸得道士相救。道士预言天寿一生可悲,命运由三个女人支配。

  最终会因为第三个女人被杀。此后十四年,燕山君继位,天寿辞去内禁卫军官之职,希望避开厄运;未料在溪边遇到一位垂死姑娘〔朴明伊〕,天寿知道这位姑娘就是当天道士提及的第二个女人。

  宿命安排,两人终于结为连理,生下一女,名为长今。从此天寿带着妻女归隐为贱民。可惜命途多舛,1504年发生甲子士祸,燕山君下令搜捕当年参与杀母的所有人,天寿一家三口最终被迫分离。

  小长今失去父母,无处可去,幸得宫廷熟手姜德久夫妇收留。长今按照母亲遗言,顺利入宫当御膳房小宫女,后成为内人。长今与常人不同,她个性好强,读书用心,心地善良爱帮助别人,亦经常犯错;她的常识较一般人丰富,对味觉更独特敏锐。御膳房各人对长今另眼相看,特别是韩尚宫,对她更为爱惜。

  在争取御膳房最高尚宫竞赛的那天,韩尚宫被崔判述及崔尚宫设下的奸计,延误回宫的时间,长今只好代替韩尚宫跟崔尚宫比赛。中宗被长今做菜的真诚感动不已。韩尚宫终于当上御膳房的最高尚宫。长今得知韩尚宫是母亲当内人时的好友,百感交集,两人相认后,难掩兴奋与悲伤的双重情绪,相拥而泣,关系更密切。崔尚宫不甘心在竞赛中落败,她处处打击韩尚宫。多病的中宗洗过温泉浴后,无故昏迷,崔判述和崔尚宫灵机一触,诬告是因吃下韩尚宫炮制的硫磺鸭子所致,结果韩尚宫和长今被判定为逆党,被流放到济州岛为官婢,韩尚宫更不幸在途中逝世。在济州岛做官婢的长今,认识了一位名为张德的首医女,并且跟随她学医。之后长今参加朝廷医女训练,以医女身份进入内医院,再次入宫。然而崔尚宫并未放弃陷害长今的机会,千方百计要把她赶出宫,可惜事与愿违。长今终于查清昔日中宗昏迷的真正原因,她大着胆子向中宗请求,为已去世的韩尚宫翻案,亦替被行私刑的母亲洗脱冤情。长今在宫中用心钻研医术,刻苦寻找治疗各种疾病的处方;期间,她治好久医不愈的王后娘娘、亦成功劝勉不肯就医的王太后,庆原大君染上痘疮,性命危在旦夕,长今不惧被传染的危险,细心找出治疗的方法。内医院的医官及医女,渐渐抛开成见,接受长今的医术地位。最后长今凭个人的努力、精湛的医术、无限的爱心和无私的关怀,成为朝鲜王朝第一个女御医,后更被中宗赐名为“大长今”,封为正三品堂上官。

  1482年〔成宗13年〕,内禁卫军官徐天寿奉命赐毒药予废后尹氏〔燕山君生母〕。回家途中,不幸跌落山谷,幸得道士相救。道士预言天寿一生可悲,命运由三个女人支配,最终会被第三个女人所杀。此后十四年,燕山君继位,天寿辞去内禁卫军官之职,希望避开厄运;未料在溪边遇到一位垂死姑娘〔朴明伊〕,天寿知道这位姑娘就是当天道士提及的第二个女人。

  宿命安排,两人结为连理,[2019-10-03]中金水论坛111552台式机显示器维修。生下一女,名为长今。从此天寿带着妻女归隐为贱民。可惜命途多舛,1504年发生甲子士祸,燕山君下令搜捕当年参与杀母的所有人,天寿一家三口最终被迫分离。小长今失去父母,无处可去,幸得宫廷熟手姜德久夫妇收留。长今按照母亲遗言,顺利入宫当御膳房小宫女。长今与常人不同,她个性好奇,读书用心,爱帮助别人,亦经常犯错;她的常识较一般人丰富,对味觉更独特敏锐。御膳房各人对长今另眼相看,特别是韩尚宫,对她更为爱惜。

  在争取御膳房最高尚宫竞赛的那天,韩尚宫被崔判述及崔尚宫设下的奸计,延误回宫的时间,长今只好代替韩尚宫跟崔尚宫比赛。中宗被长今做菜的真诚感动不已。韩尚宫终于当上御膳房的最高尚宫。长今得知韩尚宫是母亲当内人时的好友,百感交集,两人相认后,难掩兴奋与悲伤的双重情绪,相拥而泣,关系更密切。

  崔尚宫不甘心在竞赛中落败,她处处打击韩尚宫。多病的中宗洗过温泉浴后,无故昏迷,崔判述和崔尚宫灵机一触,诬告是因吃下韩尚宫泡制的硫磺鸭子所致,结果韩尚宫和长今被判定为逆党,被流放到济州岛为官婢,韩尚宫更不幸在途中逝世。

  在济州岛做官婢的长今,认识了一位名为张德的首医女,并且跟随她学医。之后长今参加朝廷医女训练,以医女身分进入内医院,再次入宫。可惜崔尚宫并未放弃陷害长今的机会,她千方百计要把她赶出宫,可惜事与愿违。长今终于查清昔日中宗昏迷的真正原因,她大着胆子向中宗请求,为已去世的韩尚宫翻案,亦替被行私刑的母亲洗脱冤情。

  长今在宫中用心钻研医术,刻苦寻找治疗各种疾病的处方;期间,她治好久医不愈的王后娘娘、亦成功劝勉不肯就医的王太后,庆原大君染上痘疮,性命危在旦夕,长今细心找出治疗的方法。内医院的医官及医女,渐渐抛开成见,接受长今的医术地位。最后长今凭个人的努力、精湛的医术、无限的爱心,无私的关怀,成为朝鲜第一个女御医,更被中宗命名为“大长今”,封为正三品堂上官。

  展开全部天寿奉皇令到废后尹氏家中赐予死药。回家途中,不幸跌落山谷,幸遇道士因而得救,性命无碍,道士预言天寿未来的命运将会是坎坷怪离,天寿将会遇到生命中的三个女人。此后十四年,中宗继承皇位,天寿辞去内禁卫军官之职,希望能从此避开厄运;未料天寿在溪边遇到了一位垂死姑娘,幸好及时被天寿救起;但是,道士的预言围绕在天寿的脑海中,天寿知道这位姑娘就是当天道士提及的第二个女人,无奈这是上天的安排,两人结为连理,生下一女,名为长今 …

  长今与父母亲过着俭朴的日子,但是长今却常被母亲责备处罚,因为长今时常到附近的书堂偷学读书认字以及和士大夫子弟玩耍,朴内人之所以不准许长今这么做,就是担心无法预测的祸患,突然有一天,徐天寿被官兵给强行抓走,朴内人仓卒之间带着长今逃命,遭遇许多危险 … 到了京城,朴内人托人带信给宫内的昔日好友韩尚,宫韩尚宫得知朴内人仍然活在世上,欣喜而泣 … 但是崔尚宫等人很快的得知朴内人活着回来,于是展开一连串的追逐,朴内人身上中箭不支倒地 … 临死之前,告诉长今一定要勇敢活下去,并且将自己的遗愿写在书函里面 …

  长今一个人流落在山区,好不容易下山抵达村庄,希望能吃点东西,阴错阳差被德久妻子误认为是偷酒的小偷,长今刚好也无处可去,就留在德久的家中,帮忙煮饭送酒,颇得姜氏夫妻的喜爱,柳元宗等人意图废除凶暴的当今皇上 燕山,拥戴晋城大君登上皇位,此为历史上著名的中宗反正事件,改朝换代之后,太后殿尚宫到姜德久家中找寻长今,带长今入宫做小宫女,在一群小宫女当中,长今被令路欺负,晚上不能进屋睡觉,想起娘曾经说过退膳间有亲娘所写的饮食拔记,因此和连生一起到退膳间去 …

  长今和连生在退膳间惹出烦,幸好机智冷静的韩尚宫立刻动手用有限的材料做出精致的宵夜,深得中宗喜爱,才渡过难关。长今被训育尚宫狠狠修理,并准备将长今赶出宫外,长今苦苦哀求,训育尚宫终于给长今一个机会,让她参加考试,提调尚宫故意出了一些困难度高的问题让长今回答,没想到长今一一回答正确,在场的人惊讶无比。长今被分配到韩尚宫的处所做小宫女,韩尚宫细心观察得知长今不但常识丰富也深黯医药知识,因此对长今另眼相看 …香港挂牌之完整篇